失联晚期爻.

世纪长弧。多指教

知乎.暗恋是怎样的体验?/瑞嘉.

双箭头暗示,玩玩知乎体XD
 
  
  
  
  
  
  
[匿名用户]

  
 
不谢。爱信不信。

感受么?就是心如死灰到死灰复燃的无限轮回。一秒也没拥有过,却失去过千千万万次。

活过来,活了死。

"不可能"说的就是他了。独来独往,朋友一个手掌够数,最拿手的事是一句话不说只用'哼''啧'交流和递白眼,还有用衬托起扑克生动形象的那张脸无视我的挑衅。

以上只准我说。因为他很优秀,棒的无敌(除了我)!

  
  
  
  
这么说,答主从小到初累计跳四级,高中数竞国家队物理国一化学没涉猎竞赛考试玩玩得了省一,其他不经意拿的奖不放了。嗤。

所以,跟我齐肩的人,懂了吗?

但是,这样一个拥有容我期待一下实力的人,居然,与一个拼姐上来挂科成性考试靠祈祷的废物为伍。拒绝我的挑战却给这喋喋不休的渣渣讲题,见个鬼的发小情谊,也太让我失望了!!(气到爆)

心就是被这一刀一刀扎死了。

哼。这个,不够。翻个身想的还是他,全是他。

偏了,回来。讲体验,其实都太习惯了。

   

  
   
仲夏来回找了八条街,方圆多少不知道从每个商场到犄角旮旯的奶茶店我都点过一轮,终于尝出奶盖最甜的一家给他买了双份。记住,送奶茶一定要装作别人送你的很嫌弃得不要了的表现,最好摆个臭脸(反正我是这样)。

"神经病。"

后来人说,他只痴纯牛奶。…罢了,把奶茶换成箱计的旺仔屯着,不就换个东西撇他么。

他每天也把不知道哪个暗恋的学妹给的奶盖丢给我。是啊,喜欢他的何止我一个。但是他递过来的时候——我又活了。

  
 
  
  
或者说,有个特别冷的冬天,他发烧(一定是某渣渣离他太近了)。路不通,太偏,雪给封了——那就试试看。外套咬咬牙不顾了去给他包实,背上了。

的确已经不清醒了他,敛着眼周围还有泛红(很好看),嘴里呜呜哝哝念着加什么(潜意识里还在计算,真不愧我看上的)。

我走一路,脚陷一路,到后来鞋里全湿的,知觉接近零。摔了一次,我垫下面,护住了。温温得附在我身上暖到不知所措的时候,不想起来,想哭一场。我小时候被逼着灌奥数到后半夜也没这么想哭。对,我他妈的活着。

后来,当我用冻得紫青使力就要断掉的手指扯着渗寒的伤口,叩开门接我的是那个发小时。我才知道一路人割在我脸上刀进砭骨的北风,都是冲我而来的大巴掌。

"不需要,我行。"我扔了外套高贵的逃跑在凛冽里,就好像就着雪连带轻微冻伤的皮表一起死在这个冬天。

 
  
  
  
…但我还没有死透。真是荒谬。

  
  
  
  
我还是会在六点二十他家拐两折的杂货店表演顺路。
"算我一个怎么样?"

他喝完第一瓶水差不多十点零九,水房蹲着。
"哟,巧啊。有点乐子了。"

周四的生物课会拖一会儿,窗边的座位。
"没人?那我可就坐了。"

透气是下午倒数第二节课。
"真亏你这道题都能解出来。" 

晚自习前有几率被金缠上。
"吵死了,你这个渣渣!真扫兴。"

班车会准时窝在校对面银杏林旁。
"你在玩什么呢?不如与我一战。"

我喜欢他。
"只有你,拥有能让我稍微期待一下的实力。"

是隐藏的非常非常好的非常非常的喜欢了。
"我的特权。"

从今天的第一秒,到第二十五小时。
我想的也只有他。
……
 
  
 
那个冬天的下一个冬天我为他唱了一首歌。

——They say love is an island.
是他生日。

——Beautiful at the distance.
我斟酌了半年,从他寥寥无几的说说动态和意外丰富的歌单里,才扒出来了一首歌。我觉得他会喜欢,他就应该喜欢。

——But you come out on your own.
我背着木吉他,坐在台上。或许我不适合这类歌,太抒情。

——Will you set sail tonight.
但我想唱给他的。

——Love leaves you stranded.
我是唱给他的。

——Will you risk it all.
给他的。

——I dont know if we will get lost at sea.
我为结尾准备了很久。最后决定钢琴伴奏全部消音,消音,琴弦也不震了。我想让他好好的听我唱到最后一句。

——Or we will end up where we are supposed to be.
但是当我放眼台下。他的发小,他的最好的朋友,在他身边。

——Are you brave enough to swim against the tide.
我撑着结束。

  
  
  
  

我终于信了,天道酬勤都是扯淡。我承认败了,人生第一次,不是平手。我这才知道,不要轻易给他唱最喜欢的歌。

我活过来,活了死。我明知道有时候人生出场顺序就决定了一切,但还是一次一次死灰复燃。

那天刚好他发小跟他告白,而他恰好红了脸。

嗯。
 
 
  
  
  
 
你问后续?

哦???他先跟我告白了???咋回事啊我也没反应过来他这个死面瘫怎么说告白就去了呢还天天木着脸逼我喝牛奶说什么长个,哼,那就看他有没有这个本事了等等他好像过来了我才不ngnjhmhiuiipp

——————————————

对,我先说的。他足够强,和我正好。

还有他太蠢,这事留给他办不如我来。

不如想想怎么把自己变强,或者回答我的提问"如何能让自家恋人喝牛奶",嗯,两层意义上。

别看了,没了。
 
  
  
  
  
  
  
[精选评论]

@↑↑↓↓←→←→:喂喂那是大冒险你连这个醋都吃的哇!还有我挂…科……那是出题人变态,判卷人黑哨,小斯巴达捣蛋!!!可能也还是因为我太帅了吧哈哈哈哈哈哈b

@星月大小姐:啊拉啊拉,这位的心理活动真是出乎意料的丰富呢~嘻。
         @羽蛇 回复:住嘴。

@丹尼尔大人最棒了球:嘤…牛,牛奶……/瑟瑟发抖

@幻要努力变强:对,没错!我们要努力变强才可以让暗恋的人也看上自己!我…我会…!

@老咸鱼殊xx:求您了快去结婚怎么这么好多少钱我都出nhgnjtjuuop

  
  
  
  
FIN.

————————————

好像不是很明显我来解释一下。

有双箭头暗示的!!!嘉德罗斯每天会装作别人给他牛奶而给格瑞牛奶,所以格瑞也是同理的啊!还有潜意识里的"加什么"当然是嘉德罗斯啦!

然后我流甜系瑞嘉是这样,瑞这种教科书一般的傲娇怎么会被嘉看出来喜欢呢,然后嘉一次一次难过的不要瑞每天都(这傻逼怎么还不跟老子告白)(算了还是老子自己来)。嘉:?????咋回事儿啊

评论(13)

热度(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