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联晚期爻.

世纪长弧。多指教

lithromantic(Ⅱ)/嘉瑞ABO.

lithromantic(Ⅰ)
年操大概16嘉x22瑞(我瞎编的)
都快忘了是ABO.
    
    
       

<<<

掌心直迎对方拳头生吞气力,趁收拳时蓦地向前作挥拳状引人后退,却倏忽更改方向单臂撑台,脚底一颠一起送身体腾空,完成利落翻桌动作。

——说白了,格瑞就是不想引火到身后的交错杯觥。得赔的,不好算。

猛然感知到对方一记横扫,神经察觉自己失重落地前夕顺势向侧翻滚,躲过劈门几招稳了身架,又卒然向人方冲刺攻拳,化客为主。

"哟嚯,不错嘛?"观望位的红发男子啧啧称赞,又一如往浮夸语气向身旁女子,"哎你说是吧祖玛!!!老大帅爆了耶////"

"…"随两人动作一动一动的脑袋并没有受什么吸引,"收敛点儿。"雷德因兴奋不自主迸发的炒葵籽信息素味儿使她不自在。

"好的祖玛!!!对不起祖玛!!!!"嘛,女孩子。

抬腿欲击对方面门,却被一个漂亮的向后弯腰闪去——背肌力量可见一斑,又叫人给就势衔了脚踝,男人敏感的绝对领域瞬间被吃得死死。

岂是任人鱼肉之辈,另一条腿展现惊人弹跳力带身体翻转空中击人小腹,却也结结实实胸膛挨了一拳。

"你闹够没有。"调酒师从牙缝里吐出的字。

"要知道…"那人倒也收了气焰转而嘴角扬上恶劣弧度,

"放纵任性——是强者的特权。"
      
      
      

<<<

"我嘉德罗斯,你得记住。"

"…神经病。"
   
     
     
     
<<<

"Vesper.懂?"

格瑞觉得最近自己的白眼快翻出声了。

"你成年没有。"

他是实实在在捡了个大麻烦——还挺重量级,附带导航系统随时定位格瑞但求一战的那种。

"嗤。虫子才该考虑的事情。"

行行,你的特权。

目光扫视游走最终选定matin miller gin——虽不抵hendricks浓郁,但唐瓜香在清爽上略胜一筹——掺半份冰饱满的vodka作基,手指滑过酒架上映着玻璃折光的Gordon,精确三量度。

嘉德罗斯喜欢看格瑞的手。那是一双熟练翻转掷玩浅褐色酒液的白皙的手,是轻松把弄繁复杯件的修长的手,是死死吃下他攻击还之以牙的骨感分明的手,尽是他喜欢的那种手。

半杯Cocci Americano新制白Vermouth控制角度在空中划过优雅线形汇入——平顺柑橘香气充裕,配方接近早停产的原始Kina Lillet。

嘉德罗斯难得缄默观察眼前人。着实是一份上好皮囊,银白发梢垂落眼帘,像极了冬日归鸟醉死在紫罗兰的湖泊里。对,格瑞的眸子是一杯未命名的紫酒,瞬息间摄人心魂。

暗自斟酌冰块化水率,左手掂量martini杯预备出品。"Shake it very well until it's ice-cold. Then add a large thin slice of lemon-peel."电影里的原台词,已经是极致。

"快喝快滚*。"

      
     
     
<<<
分明是一杯澄澈透明的液体,人畜无害的细柠檬皮作点睛之笔,口感却出乎意料的凛冽。环绕了柠檬气息,草药香气为缀,隐隐流出杜松子的残余,锐利也温柔。

"能调好vesper的人,不多了。"令人作呕的信息素缭绕味道里,这姑且算是一杯净土。

"很让我刮目相看嘛,格瑞。"脑细胞的死亡已经足够适应市场上大多数酒品,这一杯却开启了另一份格调的屠杀。

"……"格瑞在这肆意享乐人间天堂里格格不入的清冷曾让人一度猜测他是个beta。嘉德罗斯也好奇过,会是什么味道的猎物。

柠檬?

     
      
    
<<<

"喂,格瑞。"突然探身扯住猎物颈前领结,

"你要不要跟我上床?"

   
     
     
>>>To be countinued.
    
 
*vesper属于短饮,需短时间内饮用完毕。

————————————————

wok我又把墨浪费在冗繁动作上了。笔力还需好好锤炼
没去过酒吧,喝酒经历仅限初一的一口锐澳(然后吐回去了),都是我现查现编的。
  
      
欢迎找我互fo!
   
     
老师说点过小心心小手手的天使不会被查作业!

评论(8)

热度(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