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联晚期爻.

世纪长弧。多指教

lithromantic(Ⅰ)/嘉瑞ABO.


ABO.尽量没有ooc
后续可能车。先做后爱?
年操。大概16嘉x22瑞(我瞎编的)

   
 
    
  
   
<<<

店里新来了个调酒师。

白衬衫一丝不苟扣至最后一颗,黑布马甲收束紧致腰线,领口佩黑底横结白条勾勒,再添一抹禁欲风气。精致面庞缀着的紫眸剔透却清冷,惹四座蠢蠢欲动。

传闻这等禁欲的主,床上都浪荡得很。难怪人潮躁动作作索索,属于AO的信息素肆意迸射混杂酒吧,都是渴着吧台后人的反应。

信息素遮掩下不为人关注的黑幕角落里新认识的两两克制着各自的喘息,相比起盥洗室紧锁隔间里一潮接一潮的水声已是谨慎得多。

是了——欢迎来到以一夜情著名的AO酒吧。

   

  
<<<
操。

格瑞不免暗骂一声。

他难免郁闷。虽说磕抑制剂已然跟嗑糖似的家常便饭,也难免体肤发烫,闷闷有发热。更别说…

——咚。

对,就是这个。一颗脑袋猛地被撞击叩在吧台,其主人上一秒还在笑谈风云,就被人掐着脖颈摁倒在格瑞面前的桌子上,震得墙上的斑斓酒瓶都为之一颤。

格瑞眯了眯眼,这身前被人轻易撂倒的是个牛高马大的汉子,支在桌面的臂膀隆起紧实肌肉,隐有刀疤错横,肌肤在暧昧灯光下闪着油光,怎看都不是好惹善茬。而那只死死衔住他的手,则显得有些…幼齿?

但是猎物又拼命挣扎了一回,鹰爪仍给他抑得毫无余地。

"我允许你不敬么,"骨节分明的手猛然向后使力,生生将人摔到地上——格瑞身后的杯盏又跳了跳,"虫子。"

  
    
  
<<<

都说这酒吧不缺惹事的亡命徒,的确。更说格瑞怕是在工作第一天就迎面最无畏的不良,欧气爆棚。

而那位则已经以硬底黑皮靴踏上小虫的胸膛,居高睥睨,搏身旁跟随者喝彩。

"不知死活。"还有点少年音的声线。

…行吧。悄咪咪送了个白眼。

"打,"——或者说单方面虐菜,"出去。"

倒不是格瑞有多正义感爆棚,只是假若有损身后的器皿,赔偿就难算了。毕竟新来一天,总不能这就摊上乱子……

"你新来的?"那人顿了顿才昂首打量他,可能还带了一分…惊奇。对于这份不慌不畏的漠然感的惊奇。

"……"好像还比我矮。一头金毛倒也嚣张。

酌量间人蓦地发力,一拳直冲格瑞鼻梁骨,闪躲不能只得硬生生接下,事出突然使他后退几步险触后台。

"教你点规矩。"

乱子找上门了。

  
  
  
>>> To be countinued.
 
   
   
   
   
   
老师说送小心心小手手的天使不会被查作业。
(是了我就是补不完了)

我才知道我写的有这么短(。)

评论(9)

热度(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