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联晚期爻.

世纪长弧。多指教

贩卖幸福的泡芙工坊/嘉瑞嘉.

>>> 小甜饼。
愿我拙笔能道出甜丝丝的夏天和恋人腻在一起的名为青春的味道。

  
    
          

<<<
故事该从哪里开头呢?
就从北七街巷角南那家泡芙店吧。格瑞先生家开的。
  

<<<
小格瑞先生每个夏天都想溺死在泡芙的香氛里。
装潢参照了大半日系少女番甜点阁楼,竹木搭建起格瑞先生的起居室,再由一道隐蔽的白橡色楼梯通到一层贩卖点心的地方。下楼的时候没有木板吱嘎吱嘎的声音,上去也没有——除了棉质拖鞋磨砂竹编的琐屑,或者笨拙小虫仓皇逃离的脚步。
对,这儿很清静。小径拐了三折才绕进这儿,再转几回就没有路了。蝉声在这绕啊绕,绕得聒噪全了只留夏意;人呐在这绕啊绕,就把泡芙酥酥的芳香绕心头儿了,挣也挣不掉。
所以凡探近这儿的,难有不索一袋泡芙的。
——酒香不怕巷子深嘛,就是这个理。
所以小格瑞先生在这里泡着的每一个夏天都很满足。不争不闹,就像工坊的桑茶色系一样幸福安心。
所以老格瑞先生说,这里贩卖的叫做幸福。
      

<<<
小格瑞先生这个夏天很烦恼。
他原本平淡如一汪孤水的生命里多了一道名为嘉德罗斯的波澜。
"带我一个玩玩?格瑞。"
——"神经病。"
……
小格瑞先生非常烦恼得嘬了一口代言幸福的泡芙。
        

<<<
小格瑞先生很喜欢鼓鼓囊囊这个词。
有多喜欢呢?他习惯边打奶油边提问自己。
>>冰袋托底垫起不锈钢容器,盛有一大盒容量不多不少恰好4℃的淡奶油。打发器开始工作,先从低档打漂旋转。
"比如日历翻转触手可及之处鼓鼓囊囊得记着学习规划,比如淡奶油混糖被打发鼓鼓囊囊起来了,比如裱花袋给新出炉的泡芙饼干喂得鼓鼓囊囊,
          ——比如嘉德罗斯的包子脸。"
>>从未失误的手竟一抖加多了半份的白砂糖,微颦眉继续手中的工作,推动加至高档。
"…不对,不对。没有嘉德罗斯的包子脸。"
>>淡奶油蓬松起来,打发器口经过隆起一圈一圈的白色泡沫,又随经过下个地点略显低塌。循环往复。
"那还是什么呢?我想想。是凯丽的神奇口袋,是金的帽子还是紫堂的头发?"
>>打发器停留在同一地点数秒作最后的旋转,器皿心口的位置明显凹陷下去,一圈一圈地包围,在空空荡荡的地方开出一朵奶油花。
"不…都不是……
那么缺失的那个答案,是什么呢?"
格瑞猛然抬头,对上一双明晃晃、明晃晃的金色眸子。
       

<<<
"喂,格瑞。你吃不吃炸鸡。"
"……"问题指向的目标人正内心愤愤不平的品味幸福泡芙。
"这什么?好香。我——唔*?!!"
"…要吃就说。"小孩子一样。
       

<<<
嘉德罗斯喜欢一口吞掉泡芙。格瑞知道的。
任烤得正当时的外壳破碎,任打发恰度的细腻奶油溢了他满满口腔,任眼下左侧的小星星随包子一动一动。
外壳是打进足量蛋黄加够butter低筋面粉210度烤出的金黄酥皮,像极了满目嚣张却意外引人注目的嘉德罗斯。
奶油里点了香草精,丝丝柔柔的甜腻里融入一份清澈。大概是雀巢动物淡奶油一般的格瑞,难打发,但是无敌有味。
这样的酥壳包容奶油,才算幸福泡芙。
       

<<<
感情就像淡奶油慢慢变质,就像烤箱里饼干升温散发香气。每一天都比前一天烦恼,每一天都比前一天更粘稠。有无数个时辰里想要溺死在贩卖的甜丝丝幸福里。
酥壳出现,揽过奶油,完成了甜点史上实实在在的惊艳。
——是真的真的非常喜欢了,从酥壳嘴唇触碰到奶油的这一秒,到以后很多很多年。
"我也想老了以后有人颤颤巍巍喂我泡芙吃。"
       

<<<
嚣张的酥壳先生喜欢奶油先生,除了奶油先生全世界都知道。
闷骚的奶油先生喜欢酥壳先生,这不知道的还要加上酥壳哟。
      

<<<
——哎呀,怎么能忘呢。
鼓鼓囊囊的还有那颗被嘉包子塞的满满当当的格瑞先生的心呀。
亲爱的小格瑞先生,你可要知道——那叫打发,不是变质。
      

<<<
故事讲到这里就要结束了。
你问后来?
没有啦。
这样的相互猜测不敢向前却无法质疑自己真实情感的少年期他们,是最好的。
所以,准备去睡啦?
这是幸福真真切切洒满工坊的夏天。

  
END.

—————————————————————
欢迎来互fo找我玩嘛!
然后麻麻说给别人小心心手手的会第一幸福!!!!!
没啦。

评论(29)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