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联晚期爻.

世纪长弧。多指教

我数了一下,嘉和瑞一共打了六下。
翻译后不就是
——"这是嘉德罗斯表达上床意的方式"
——"别乱来,来这儿还不能一夜七次"

(↑失智发言)

【教程】我是如何在lof用图链的

非常感谢噜!!!

hesa:

大家都知道在lof开车不易,我惯用方式就是做图链,那怎么做图链呢,有一些朋友可能不太会,今天我就来教给大家。

以前我都用zine做图片,现在靠不住了,天天被查,还得靠wps。大家写完以后打开wps,排版以后把文字保存成图片。

然后打开qq空间,建立一个私人相册,不对外公开上锁的那种,传成原图模式。

打开你的空间,点开刚上传的那张图,电脑上有一个“查看原图”,点开后就会出现这张图片的链接,复制下来。

用电脑就很方便,直接在lof点超链接。
或者打开wps的超链接功能,输入地址,上面输入你想显示的文字,就可以得到你想要得到的蓝色文字超链接,接下来复制粘贴到lof就好了。

但是很多人都是用手机的,手机怎么办呢。

你现在有了图片的链接,接下来你只需要记住一串代码。

<a target="_blank" rel="nofollow" href="要放的链接" >链接说明文字</a>

用这个就行了,还可以直接代替用word进行修改链接名字的功能,可以说十分方便了。

没了,大家开车愉快。




【允许转载】



大家好

lithromantic我可以拖到假期更嘛pnp
不会弃我保证⸜(´ ˘ `∗)⸝•*

我觉得化学还可以挣扎一下(小声发言)

我还想考985211(更小声)

轮回(中)/瑞嘉.

轮回(中)/瑞嘉.

烂俗分手戏。
重发x1w
上篇

>>>
 
 
  
  
          闭上眼也是可以感受到光的存在的。
                    《白夜追凶》
  
  
  
  
  
<<<
 
 
 
咣。

 
是嘉德罗斯一贯的粗暴关门方式,像卯足了劲才憋出来一句"回来了",又倔强的不肯开口,用无谓的老式铁门的颤栗表达。骨子里还在下意识闹小性子,但已比三年前降噪许多,没有巷头街尾的纠缠,或者叽叽喳喳的搅扰,却在压抑沉闷的缄默里,将时钟每一份嘀嗒化为匕首刺进格瑞胸膛。

 
对呀,分手了,不是么。活该如此。

 
啪。

 
是软趴趴的包子脸一下子全啾在被单上的拟声,在格瑞潜意识里精准配音。三轮春秋不见,风霜磨砂了二人的棱角,但这鼓鼓囊囊的脸蛋,不减当年。即便在今日,也被笃定具有融化格瑞的魔力。

 
格瑞会想起第一次吻上那人面庞,指腹稍稍划过他柔软侧颊,抚过他那颗黑色星星,吻到深处。而怀中被强硬抵到墙板的野兽也意外乖顺,有三分仓皇三分无措,带着孩童受惊时的娇息,被牢牢俘获。

 
…别再想了。格瑞,格瑞。

过去的都已沦为过去,身处同一屋檐贪享一处空气已经足够幸运,还哪有福分翻覆轮转,别说再来一回。
  
  
  
  
<<<

 
我能发出去的:)

 
  
  
<<<
 
 
咚。

 
格瑞倒了,倒在桌上。重重的,酒杯也颤三颤,闻到了切切实实的孜然味儿。
 
  
 
 
  
 
>>>To be continued.

轮回(上)/瑞嘉.

烂俗分手戏。
※非三角

  
  
   
>>>
 
 
 
  
  
          闭上眼也是可以感受到光的存在的。
                    《白夜追凶》
  
  
  
  
  
  
<<<

  
  
格瑞拖了行李,攀着老楼。慢吞吞。

 
是十一月初,暖气还没烧起来,叫一冷意钻骨,在北方实属最难熬过的季节。格瑞暴露于空气的手已经近乎僵直,只允保持一个固定姿势扯着箱包,稍有扭转便刀割般剧痛。

 
负重可并非什么好事,况乎爬了七楼。棉质衣物紧贴隐秘肌肤,汗流浃背,而最皮表又屡受寒疮,瑟瑟缩缩。两难。格瑞就暂歇驻足,停在楼阶,吐息间带出白色水汽。
 

啊。真是入冬了。

 
要不怎地,立冬也不算白瞎过的。

 
顿了顿又接着挪动。鼻腔灌入的是因凛冽而倍显清澈的空气,很冷,伴着在老楼道砖隙里满挤的猫腥味儿——这季节明显减淡很多,若放夏天怕有刺鼻的意味…

 
"分手吧,格瑞。咱们。"

 
身形明显愕了一下——又来一遍。这声音圆滑的很,总能抓住任何思想停滞的机会,在颅内轮回演播。

金说,格瑞。

他说,全是靠了我和他一点也不像嘛。

他说,挚友跟挚爱可不对等的,我才不傻咧。

金说…
再说什么已经听不清了。
  
  
  

<<<
  
  
  
这是格瑞和嘉德罗斯分手的第三年。

 
是两个曾不眠不休肢体冲击碰撞直至灵魂共鸣的对手,在一晚就断得干干净净毫无保留再无交流的第三年。

事实,他们活该在一起。两人在最深处过分相似,同等拔群出萃,都是世间难见的奇才,不免在相遇的一刻撕扯到痛快——也同等孤独,同等倔强,倔强到两人甚至齐齐充了黄钻,连空间访问云云秋毫也要抹杀。

 
也因此,才分的手。属意料之外,又情理之中。
 

是啊。两个如此相驳的存在,实难相容。就像一个泡在冰里一个要晒太阳,一个小口嘬着牛奶一个对嘴吹俩可乐,一个时保隐忍克制作风一个不改嚣张跋扈本色……

 
"性格不合。"对此事二人仍一如既往默契,拿这句全盘敷衍打发了各路问候的亲友。甚至格瑞又匆匆开启和发小的故事,仿佛急于证明这分手决策的饱和明智性,无声宣告新生活的建立。你看呀,我跟他一点关系都没了。

 
"是因为我跟他一点也不像嘛。"

 
金的这席话,又猛然给格瑞面门来了一榔头,结结实实的,砸的顿彻,却无从纠正。是了,二者完全不类——除了那生机盎然的发色,即便如此格瑞也分了两等,或为毛茸茸痒丝丝软绵绵的阳光,或眄视众生,带着欲破空碎星的狂妄。

 
是真的有这般意味的吧。为证明一个苍白的结论,有意避开了所有敏感点。

 
去他的,不想不想了。早就断干净了,都三年了我还能放不下吗????格瑞用力甩甩脑袋,好,今天也没崩什么鬼人设。拍拍衣角落尘,再次核对确认地址无误,试探敲门,哒哒哒,里面开门——

 
操!
…也可能不该用这个词,总之格瑞嘴角一瞬间抽了下。

 
天道轮回。好巧不巧,嘉德罗斯。
  
  
 
<<<
 
 
 
微博@V棒棒糖: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有个小傻子的发小合租室友是发小的前男友哈哈哈哈哈哈听说他俩大眼瞪小眼最后发小差点被关门外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热评@肆虐天地:…??

 
  
  
 
 
>>>To be continued.

   
 
老噜熬不动了我怎么码字这么慢呀pnp
三天睡眠不足五小时…能醒过来接着肝.

 
  
下一篇(中)

半糖奶茶/嘉瑞.

 
  
  
>>>
 
  
  

我想带你看朔北的十一月。
 
 
   
  
  
<<<

  
 
"茉香奶茶加珍珠,要半糖。"

 
眼下算是季秋了吧,空气已饱有冬日的凛冽,吐息间就足够侵入,像给肺里灌了冰碴,由内四射出寒气,直逼砭骨。

"…温。"

 
谁也不愿傻到在冷流的肆虐中逞强,格瑞不是例外,这样想过又禁不住抖了个寒颤,可真是十一月了呀。路人们大抵多半抱有同感,于小小的散着热气的奶茶店前稀稀拉拉扯起了队伍。

 
"好滴!!!半糖来咯——!要袋嘛?"……

 
暖意顺掌心传感至全身脉络,散播名为幸福的滋味。粗吸管要精准比量到位,确定扎进正中间。

 
格瑞似乎下意识有将其递出的冲动,却落了空。

 
啊。
 
…说起来,什么时候中了半糖的蛊。
 
  
   
  
  
<<<
 
 
 
是真惹人上瘾。格瑞小口嘬着暗慨。

 
抛舍过剩甜味无义的纠缠,草木香气立马清朗许多。也留有半份的糖度,中和茉莉返涌的苦涩,旋转起舞,伴奶在舌腔泛起一圈圈波澜,回着甘。

 
澄澈,干净。

 
像极了十一月的天宇,极为疏朗。

 
珍珠其实是大可除却的——这原本是作嘉德罗斯弃双层奶盖外最后不容动摇的底线,现在,倒颇有一番庄重的仪式感,似乎已缺其不可。

  
嘉德罗斯。

 
格瑞分明怔了半晌。喉结上下动了动,终趋于平静。

 
啊。

 
什么时候…入了半糖的股…么……
 
  
   
  
  
<<<

 
  
沿东巷前的那条老街走,空空荡荡。柏油马路少了旺季奔啸驱驰的私家车,清静许多。这城市边缘与世无争的原貌浮出地表,太讨人欢喜。算是在物欲横流里苟且落得的安顿,心得以妥帖。

 
遇见他的时候,也是这样一个长天。

  
电线杆齐齐分割苍穹。爬山虎攀附高墙,接连半边天一并燃烧,是呼啸狂舞的火,放纵撕扯。还有半扇冷着,铺盖纯粹到极致的蓝,不杂一分脏色,与霜白的云区明界度。

 
约莫有下午四点。

 
少年踩在横中双黄线上,发如本人,极度嚣张的金色。步调也轻快,蹦蹦跶哒,完全意识不到这么走有多危险似的——罢了,这个时间的确没有车。

 
格瑞正欲踏上斑马线,守序穿行。他直直的、直直的应上前方。就像两条相互垂直的线,方向极度相驳,在此刻交汇碰撞。

 
少年抬起头,看向他。

 
格瑞的心猛然抖了几抖。

 
是怎样的一双眸子!如藏了咆哮的山火,欲肆虐天地,烈得狂妄,烧得热切——不,不止于此。岂是凡间周遭可比拟,怕是九重天也黯然。

 
他说,"喂。"

他说,"格瑞。"

他想,他在他的眼里看到了爱琴海。

他笑,吐露分明虎牙,针织围巾也不容私吞。

"我找你很久了,
                           来,跟我打一架吧。"
  
  
  
   
  
<<<

  
 
碾平珍珠,接着舌尖象征性作挑破状,感知中心稍为明显的硬度在渲染黏黏糯糯的甜。这时半糖奶茶的回韵差不多扩散好了——比若有若无浓一点,又分毫不腻。

 
格瑞很享受吸上珍珠的时候,像是平淡如奶的日子里随处掉落的小惊喜,一颗颗冲撞上来,在口腔,与心腔。

  
就像掉落的嘉德罗斯,惊喜了他人生。

 
格瑞想自己是傻了,跟一个素昧平生小他八岁的战斗狂神经病约会?因为这家伙偏要抢自己的饮料还不喝牛奶就改口奶茶?真他妈的可笑。能不能学成熟点…

 
但说起来神经病不也放弃双倍奶盖还减了一半的糖么。还有半糖是真的棒…咳。

 
格瑞甩甩脑袋,这都什么玩意。

 
可是…神经病他人呢?

 
格瑞又甩了甩脑袋。

  
   
  
  
<<<

  
 
嘉德罗斯是夏天生日,太阳最狂妄的那个季节,倒真与他性情相仿。是油油腻腻的日子,蝉鸣聒噪。

 
他摇摇头,说这时候喝什么老年人奶茶,加冰也不要。

 
也不怕天天喝汽水骨质酥松,格瑞反唇相讥。
 

他抬抬头,盯向格瑞,认真决绝且毫不动摇的眸子——对,就是这个,每回都精准猎杀格瑞的心,从未失手。心速飞升,在内里一分钟喊了绝不止七十次告白。
  

"加份薄荷?"佯作躲开猎手的狙击,格瑞面上依然木着。
 

与说薄荷,不如是想和你见见地中海的七月,风带起蔚蓝碧波的咸湿味道,凉凉。
 

"行。"正欲转身猛然被衔,接着是唇齿间温热触感,出乎意料般柔软舒服,却又在做些临近撕咬的禽兽事。
"我早上吃的薄荷糖。"
 
  
  
   
  
<<<

 
 
之后他就消失了。一千多个日子。

 
只有一声"家族的事,等我。"
 

便如石沉大海,音信全无,干净的像从未来过。格瑞常怀疑只做了一场梦,一场刻进他骨子里的杰作,即便隔了三年光阴,也不曾磨平。翻看通讯录,才发觉甚至连联络方式都没保存——啊,一般都是他来找他的。

 
喂…你在哪儿呢?四野还是八荒?

 
是否垂直线交错后免不了分离的注定,从炽热至趋于沉寂,最后沦为众生,迎面又擦肩。那为何相遇的那刻,要安排到过分惊艳,踏破残阳,逐却周遭,落得传奇。

 
格瑞咬破了最后一颗珍珠。

  
   
  
  
<<<

  
 
又见夕阳,爬山虎依然烧的绚烂,直逼天宇。在这时节这时段,任何一款滤镜色调都无从拙拟。你离开之后,鬼知道我有多贪恋这世间少有与你比肩的绝色。

 
倏忽被从后方抱住,险些踉跄。接着是稚气未退的少年音,依然足够激起波澜。"喂,格瑞。跟我打一架吧!"

 
"…神经病。"

"或者跟我交往!"

"……"

 
光线斜斜投射下来,铺撒沉落。磨砂他的落拓不羁,撮淡他的格格不入。

  
"∑我是说…"

"奶茶没珍珠了,半糖的。"
  
  
  
  
  
<<<

「半糖奶茶,」

      他笑了笑

「浪漫极了。」
 
  
  
  
  
  
  
  
——————————END.——
 
 
  
  

Lithromantic(Ⅳ)/嘉瑞ABO.

     

 
非常非常抱歉这篇拖了太久…。
(作为r是不是余笔太冗长了可我好想带剧情哇)
我发4下一篇一定是车…呜。

  
  
  
  

<<<

  
  
哗啦。

雨是淅淅淋淋的下,惹落四座尘埃,洗刷覆了厚厚一层信息素味儿的街市,留下穿梭鼻息间暧昧的印迹。风也作祟,肆意扬雨于行人衣衫,透白底衬衫下隐隐约约的肤色,又带几份情.色意味。

咣当。

门是被抱自己者一脚踹了的——格瑞已然被本能处刑折磨到不省人事,伴着黏糊糊水汽的蒸笼加浓两颊红晕。只是从脖颈腺体分泌出的麝香太恼风情,生逼走蠢蠢欲动的人群——除了那个瞥瞥左右就遽然拦腰抗走自己的疯子,自大狂。

扑咚。

格瑞是被疯子先生硬摔到床上的,臂膀还在叫疼,就又被生拉扯起,踉跄着扑进脚底凉凉像是浴室瓷砖的空间。嘉德罗斯像是凶惯了,从搬过来到扔进缸里都足以使格瑞每一个细胞呐喊抗议——也…嗯,爽极了。

呲呲。

喷头里是还未调和温水的,很他妈凉,对着格瑞的额前就直喷下去,惊的他嘴边差点吐出脏词。清醒之后反赚来更多渴求,欲念从与水接触的表肤蔓延开来通关脑髓游入砭骨。

"哈,清醒点了?"

你知道作为一个身正根直血气方刚功能正常的alpha有一个奇怪信息素味儿极致诱人的强omega在身下嗯嗯哼哼的复杂感受吗格瑞?

"我操…"

格瑞是醒着的啊,他向来精明。精明得人生轨迹每一道弧度都准确到参数方程,每一道也都如奋身奔向放射冠的蝌蚪极具目的性。他是每一道程序都设计至分毫的计算机,抑制剂负责查杀系统本能,编程为lithromantic驾驭他游离于情爱之外。当系统内部被omega本性折磨趋于崩溃——

那来换个配置高些的助手作抑制。

就这样理所当然完成规划,嘉德罗斯不过是辅佐他的一方。现代人各取所需的理念或许未尝不可理喻,床笫之欢在谋划家的眼前是个讨人嫌的路障小仔。

只进入身体,不进入感情。

一旦想通这个,就好办多了。

"进来,能忍的话。你行不行。"不会为麝香作呕的话。

>>>To be countinued.
 
 
————————————————

乌拉!我更了1w(个鬼)!我真腻害!

希望这一节可以把炮.友关系达成!!!!!

车车我也有在码(你放屁)喔!

瑞嘉当然要甜到蛀牙了呀。

一方是感情上的直球表达上的呆子,明明表现的无敌明显了还自以为掩饰的很好x

另一方就恰恰相反了,木着一张脸完美藏过所有感情(你想啊他要是不喜欢能对着打架邀请说那么有意思的话嘛(直接就不理你啦))。暗地里悄咪咪想着(这傻逼怎么还不告白)

所以嘉反复试探轮回落寞觉得已经差不多无望了的时候,瑞"你会不会表白那我先了"

嘉:????(你他妈喜欢老子的?)
 
 

啊…真可爱的…

知乎.暗恋是怎样的体验?/瑞嘉.

双箭头暗示,玩玩知乎体XD
 
  
  
  
  
  
  
[匿名用户]

  
 
不谢。爱信不信。

感受么?就是心如死灰到死灰复燃的无限轮回。一秒也没拥有过,却失去过千千万万次。

活过来,活了死。

"不可能"说的就是他了。独来独往,朋友一个手掌够数,最拿手的事是一句话不说只用'哼''啧'交流和递白眼,还有用衬托起扑克生动形象的那张脸无视我的挑衅。

以上只准我说。因为他很优秀,棒的无敌(除了我)!

  
  
  
  
这么说,答主从小到初累计跳四级,高中数竞国家队物理国一化学没涉猎竞赛考试玩玩得了省一,其他不经意拿的奖不放了。嗤。

所以,跟我齐肩的人,懂了吗?

但是,这样一个拥有容我期待一下实力的人,居然,与一个拼姐上来挂科成性考试靠祈祷的废物为伍。拒绝我的挑战却给这喋喋不休的渣渣讲题,见个鬼的发小情谊,也太让我失望了!!(气到爆)

心就是被这一刀一刀扎死了。

哼。这个,不够。翻个身想的还是他,全是他。

偏了,回来。讲体验,其实都太习惯了。

   

  
   
仲夏来回找了八条街,方圆多少不知道从每个商场到犄角旮旯的奶茶店我都点过一轮,终于尝出奶盖最甜的一家给他买了双份。记住,送奶茶一定要装作别人送你的很嫌弃得不要了的表现,最好摆个臭脸(反正我是这样)。

"神经病。"

后来人说,他只痴纯牛奶。…罢了,把奶茶换成箱计的旺仔屯着,不就换个东西撇他么。

他每天也把不知道哪个暗恋的学妹给的奶盖丢给我。是啊,喜欢他的何止我一个。但是他递过来的时候——我又活了。

  
 
  
  
或者说,有个特别冷的冬天,他发烧(一定是某渣渣离他太近了)。路不通,太偏,雪给封了——那就试试看。外套咬咬牙不顾了去给他包实,背上了。

的确已经不清醒了他,敛着眼周围还有泛红(很好看),嘴里呜呜哝哝念着加什么(潜意识里还在计算,真不愧我看上的)。

我走一路,脚陷一路,到后来鞋里全湿的,知觉接近零。摔了一次,我垫下面,护住了。温温得附在我身上暖到不知所措的时候,不想起来,想哭一场。我小时候被逼着灌奥数到后半夜也没这么想哭。对,我他妈的活着。

后来,当我用冻得紫青使力就要断掉的手指扯着渗寒的伤口,叩开门接我的是那个发小时。我才知道一路人割在我脸上刀进砭骨的北风,都是冲我而来的大巴掌。

"不需要,我行。"我扔了外套高贵的逃跑在凛冽里,就好像就着雪连带轻微冻伤的皮表一起死在这个冬天。

 
  
  
  
…但我还没有死透。真是荒谬。

  
  
  
  
我还是会在六点二十他家拐两折的杂货店表演顺路。
"算我一个怎么样?"

他喝完第一瓶水差不多十点零九,水房蹲着。
"哟,巧啊。有点乐子了。"

周四的生物课会拖一会儿,窗边的座位。
"没人?那我可就坐了。"

透气是下午倒数第二节课。
"真亏你这道题都能解出来。" 

晚自习前有几率被金缠上。
"吵死了,你这个渣渣!真扫兴。"

班车会准时窝在校对面银杏林旁。
"你在玩什么呢?不如与我一战。"

我喜欢他。
"只有你,拥有能让我稍微期待一下的实力。"

是隐藏的非常非常好的非常非常的喜欢了。
"我的特权。"

从今天的第一秒,到第二十五小时。
我想的也只有他。
……
 
  
 
那个冬天的下一个冬天我为他唱了一首歌。

——They say love is an island.
是他生日。

——Beautiful at the distance.
我斟酌了半年,从他寥寥无几的说说动态和意外丰富的歌单里,才扒出来了一首歌。我觉得他会喜欢,他就应该喜欢。

——But you come out on your own.
我背着木吉他,坐在台上。或许我不适合这类歌,太抒情。

——Will you set sail tonight.
但我想唱给他的。

——Love leaves you stranded.
我是唱给他的。

——Will you risk it all.
给他的。

——I dont know if we will get lost at sea.
我为结尾准备了很久。最后决定钢琴伴奏全部消音,消音,琴弦也不震了。我想让他好好的听我唱到最后一句。

——Or we will end up where we are supposed to be.
但是当我放眼台下。他的发小,他的最好的朋友,在他身边。

——Are you brave enough to swim against the tide.
我撑着结束。

  
  
  
  

我终于信了,天道酬勤都是扯淡。我承认败了,人生第一次,不是平手。我这才知道,不要轻易给他唱最喜欢的歌。

我活过来,活了死。我明知道有时候人生出场顺序就决定了一切,但还是一次一次死灰复燃。

那天刚好他发小跟他告白,而他恰好红了脸。

嗯。
 
 
  
  
  
 
你问后续?

哦???他先跟我告白了???咋回事啊我也没反应过来他这个死面瘫怎么说告白就去了呢还天天木着脸逼我喝牛奶说什么长个,哼,那就看他有没有这个本事了等等他好像过来了我才不ngnjhmhiuiipp

——————————————

对,我先说的。他足够强,和我正好。

还有他太蠢,这事留给他办不如我来。

不如想想怎么把自己变强,或者回答我的提问"如何能让自家恋人喝牛奶",嗯,两层意义上。

别看了,没了。
 
  
  
  
  
  
  
[精选评论]

@↑↑↓↓←→←→:喂喂那是大冒险你连这个醋都吃的哇!还有我挂…科……那是出题人变态,判卷人黑哨,小斯巴达捣蛋!!!可能也还是因为我太帅了吧哈哈哈哈哈哈b

@星月大小姐:啊拉啊拉,这位的心理活动真是出乎意料的丰富呢~嘻。
         @羽蛇 回复:住嘴。

@丹尼尔大人最棒了球:嘤…牛,牛奶……/瑟瑟发抖

@幻要努力变强:对,没错!我们要努力变强才可以让暗恋的人也看上自己!我…我会…!

@老咸鱼殊xx:求您了快去结婚怎么这么好多少钱我都出nhgnjtjuuop

  
  
  
  
FIN.

————————————

好像不是很明显我来解释一下。

有双箭头暗示的!!!嘉德罗斯每天会装作别人给他牛奶而给格瑞牛奶,所以格瑞也是同理的啊!还有潜意识里的"加什么"当然是嘉德罗斯啦!

然后我流甜系瑞嘉是这样,瑞这种教科书一般的傲娇怎么会被嘉看出来喜欢呢,然后嘉一次一次难过的不要瑞每天都(这傻逼怎么还不跟老子告白)(算了还是老子自己来)。嘉:?????咋回事儿啊

lithromantic(Ⅲ)/嘉瑞ABO.

  
嘉瑞!嘉瑞!前篇微量回忆杀但还是嘉瑞无误!!!
下一更就应该是车了/望天.
终于引出设定了不容易哇啊啊
慢热一定不是因为我短小还难 产()
  
  
  
  
  
   
 
<<<

金要结婚了。日子就在后天。

请帖迷路了半个来月,这才折折返返钻进格瑞的窝所。趁一场不大不小的雨,淅淅淋淋,在孟秋。

入凉了。
  
   
  
  
  
    
<<<
酒可是个好的呀。

这天闲着的时候,格瑞就与僻静的小角落融在一起了。

倾向于牛奶就捧了杯Grasshhopper,倒也不自觉显露嚣张调酒本领——敢调这杯的先生,不会差。3.8℃的淡奶油奠定绵柔底色,利口酒是薄荷搭白可可,相比换作vodka的flying谱温柔的不行。摇晃力度得当冰块极少释水迎合格瑞审美,口感自然不输任何一款Alpha向烈酒,反而多份细腻香甜。

这酒,起初是和发小一块儿喝的。到后来就是一个人,也有了目的,为抑制在这纷乱场所穿行本能引起的悸动,再为掩饰自己身上烈得不像个omega的麝香——这可不是什么好味道。

所以对格瑞,泡在酒里反而最清醒。清醒得精准避开旁侧按捺不住肆释喷射的信息素的围剿。

倒三角透明高脚杯澄薄青液体,稳定绵密感倒可比少年时两两间互相试探暧昧不清的情愫。研读请函,红底黑字,没啥花哨装扮,措辞难改以往大咧咧,上来就是一句格瑞。

"格瑞!"记忆里咋咋呼呼的正太音。

…是,酒精毕竟无愧于催眠良剂,再怎样克制的肉体也于缄默中被一步步引向回忆流沙卒被淹没灌顶。
 
  
  
  
  
  
<<<

"格瑞!"

他不是没有爱过——尽管顶了一副看着就想让人撕破冷漠摁着摩擦的禁欲扑克脸。他也曾暗地里留意从小玩大的发小同志,趁熹微晨光点缀人稚气侧颜偷偷递过目光,争端也替那个傻子挡着。

"格瑞!"

他承认,喜欢过金,喜欢过这个给他平面无味的枯燥生活时时带来欢乐的家伙。是喜欢吧,应该是了——这种黏黏腻腻堆积在心里的情感,被所有人诊断为喜欢的情感。

"我…我喜欢你,格瑞!"

也曾所有人以为他们会在一起。

"……"

但就像打足基底的高厦霎时间崩塌,留一地余料碎石捣烂过往情致。再从心底涌上泥沼,阵阵呕出恶心。

突然他妈的反胃,就蓦地。

操。
 
  
  
  
  
  
<<<

"Iithromantic,没跑了。"黑丝裹好的纤腿一条叠另一条上面,撇撇嘴,凯莉引转椅旋了圈。

"…那是什么,讲清楚。"

"嘛嘛,这么冷?"不会忘恶味打趣,"一取向,俗称性单恋呗——

简单定义就是,你对某人产生好感之后,当知道他对你有同样的好感之后,反而会厌恶他。

说白了,你肯定不会拥有爱情。"
 
  
  
没相爱的福分。

只配沉溺在无休止的单恋里。

很容易理解,可没料到这么惨的。要从一开始期待着和别人恋爱,再紧接着求对方离开,一瞬间的回应就足以击溃数年沉淀的情感,再狠狠捅上几刀子,涌出厌恶的血。

真绝了。还真是没资格恋爱。

"嘻嘻,本小姐还听说这个无解的——"

…行吧。操了。
 
  
  
  
  
  
<<<

不愉快的回忆被更加不愉快的中断。

又提前了,发情。

倏忽喷薄而出的热感和焦躁难耐的无力,上下衣兜里摸寻抑制剂的手禁不住颤抖,口腔内部分泌过多的唾液被死死含住不放,咬得下唇火辣辣发疼。

量不够,撑不了多久。快跑,趁还没人注意。格瑞利落撇了尚留一口的玻璃杯盏,披件外套就提起软绵绵的双腿冲向雨中,穿过熙熙攘攘的躁动人群,穿过叠加太多层信息素的空气,穿过门口这条街。

——正正遇上某人。
 
  
  
"哟,格瑞。忙着去哪呢?算我一个怎么样!"

"…嘉德罗斯。闪开……"雨点敲击地皮也帮着吞下滑到嘴角的呜咽。

"跟我打一架吧,格瑞。或者跟我上个床?"

不可理喻。

"上床,快…。"

"蛤????你…发情了?"

 
  
  
  
  
<<<

雨也是个好的呀。

它就这样夜以继日地洗刷各式的罪恶,从城市最中心的腐烂,到门户里的纠缠,最后连带暗流涌动的边角余料处也一并带过,卷净昨夜放浪余欢弥留的信息素味儿。

便这样不大、也不小地淅淋着,倒不算不眠不休,也会停下歇歇,又接过继续不大不小着——力度掐除却床头一天熟人的痕迹,剩等待填补的肉体再寻觅下一个合作对象。

一夜雨,一夜情。世人流行的戏码。

  
  
  
  
  
  
>>>To be continued.

————————————

我得认真道个歉。

开学了这边学习紧得不行应该缘见了,尽量是周更反正摸得到手机就更。

虽然我不是一个有毅力的人但是强迫症让我不能坑!虽然没几个粉但是请相信我!!!!

其实在学校也没什么时间写…下了晚自习回家秒睡成狗。嘛,周末通个宵啥文都有了(虽然很短小!)

文风什么的一直赘述挺多我绝对加油改,身为理科生逻辑好像也没有意识流严重我真丢脸。画画什么的还是不敢放没眼看233

是个垃圾也正好好努力。学业也是,再让自己失望就没机会了(虽然高中每年都是什么最重要的一年?(我其实还有在祝福自己))

所以我在说什么啊???扯了这么多闲磕我暴打我自己。

…不屁话了,基本周更,通宵成功没准更的更快,弧长抱歉。